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评论 >

邓元杰的看法:中国未来的发展之路(重磅文章)

2018-11-01 16:15 来源:网络整理  作者: 中国科技报
  次点击

上一篇《四大巨头齐喊话,抢粮抢钱抢地盘!》居然被删,看来现在说话越来越要注意了。其实本文也没什么,算了,还是不说了,还是务务虚比较好。最近几个月,股市、人民币、中美贸易我已经谈了很多,在《这么搞下去,以后将是更大的通胀》中,我说如果点攒超过1000,我会写我的策略,后来说可能要用两篇文章。千呼万唤始出来,今天正式开写。
先从房地产开始。
中国的城市化率不足50%,在信息时代下必然是服务经济、信息经济,因此人口必然向大城市集中,世界各国都是如此。美国的城市化率在1970年代已经接近80%,但最近三十多年又增加到83%,就是一个明证。所以长期来看,如果我国继续真正改革开放,城市化率必将进一步提高。一二线城市的人口,必然继续大幅增加。
所以从供需关系简单想想就知道:在此前提下,如果国家限制一二线土地的供应,继续搞竞拍提高价格,房价只能上升,而且是大幅上升,不可能下降。就算以后不再大量供应商品房,改“公租房”了,只要供应量跟不上人口的增长,房租、房价仍会继续大涨。
这是必然的,但请注意有两个前提,我必须再次强调:
1、中国继续真正改革开放,而不是和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,在科技、经济交流方面逐渐脱钩。那样,就算凭借过去积累的雄厚国力,可以暂时和一堆穆斯林或黑人国家搞好关系,但也不具备长期可持续性。(为什么我后面马上回答为什么)。相反,如果我国继续改革开放,和发达国家充分交流合作,对外贸易只会继续增长,人口就会继续向沿海和一二线城市集中。
2、国家取消对房地产的各种管控,比如交五年社保才能买房、一人最多买两套,所有这些人为限制措施都应该取消掉,让市场经济真正发展起来!
OK,现在有三个重要问题:
1、用市场、用产品换资源,比如和俄罗斯、西亚以及非洲国家这么做,为什么长期不行?
2、如果取消对房地产的各种管控,怎样限制房价?
3、中国是不是已经大到了“就算自己韬光养晦,别人也会上门找麻烦”的程度?
以上三个问题,都是很多人非常关心的。但在我看来,很多人的看法又是错误的。现在,逐一详细回答。
一、用市场、用产品换资源,和资源国家的这种关系,长期不可持续可能有人会说:俄罗斯有一亿多人口,南亚、中亚、西亚的穆斯林国家也有十几亿人,非洲也有十二亿人口,这就二十多亿了。如果处理得当,我们用市场和产品,换取他们的资源,长期来看不就可以解决我们的产能过剩问题,同时又带来大量资源吗?
嗯,想得确实很好。但这只是“一阶思维”。我们必须想得复杂些,这就需要引入“资源的诅咒”。
所谓“资源诅咒”,是指自然资源丰富的国家或地区,最终总会陷入增长缓慢甚至停滞的境地。这个话题我过去谈过,但哪篇文章忘了。我们这里可以简单分析一下为什么会这样?道理也不复杂,就是贫富差距太大,导致就算卖出更多资源,国家收入很高,但老百姓的收入上不去,GDP和消费也就上不去。
反过来想想也很简单:假如没有“资源诅咒”,国家靠卖资源实现了共同富裕,老百姓不干活,就会猛生孩子。难道人口会这么猛增下去吗?怎么可能,这样猛增人口,国家不得不出卖更多资源,根本不可持续。
如果我们看看阿拉伯国家,就会发现它们已经陷入了“资源诅咒”。1970年代由于中东战争,油价突然暴涨好几倍,中东国家收入大幅增加,突然暴富。暴富之后就是增加国民福利,结果就是穆斯林人口猛增。例如,沙特在1973年才670多万人,2016年已经3228万,2017年3290万;阿联酋,70年代初人口不到40万,2017年是940万。
阿联酋的人口增加二十多倍,和它是个小国有关。但目前来看,人口增长似乎陷入了停滞。
科威特,经过90年代初的海湾战争,跑了一些人,但后来重新恢复快速增长。70年代初有90万人,2017年达到413.6万人。总体来看,过去四十多年,海湾国家的人口增长了四倍左右,这当然得益于丰富的石油资源。
但是,经过一两代人之后,不还是遇到了“阿拉伯之春”?说白了,国家挣的钱不可能这么一直给国民分发下去,否则人口还将呈指数增长。时间一久,产油国必须以更高的价格卖出更多石油,否则根本撑不住。所以现在沙特的开采成本虽然不到4美元一桶,但要维持现在的生活,油价必须超过40美元。
所以“资源诅咒”的表现就是:由于人们不劳而获,短期内就会生大量人口。时间一久,也必然导致资源相对紧张,政府腐败,贫富差距增大,人口增长减缓,内需不振。社会矛盾,在不知不觉中会累积到可怕的地步。
2010年的“阿拉伯之春”就是这样。为了减少民众愤怒,很多产油国不得不拿出更多收入给平民,这一波算是基本平息了。但是如果以后人口再大幅增加呢?难道就这么循环下去?
落实到我国,在一些资源国家搞建设,就是靠和政府搞好关系。在经济建设初期,民众当然会从发展中受益,从而感谢我国,并购买我国大量产品。但是最得益的是当地政府高官,尤其是长期的国家元首,是一小撮人暴富,而大多数人将逐渐沦于相对贫穷。那么时间一久,当地民众就可能会非常愤怒。出于逆反心理,他们很可能不会再购买我国产品。而一旦政府更迭,不仅我国在海外的项目很可能瘫痪或取消,而且民众的不满将得到大规模发泄。
这样下去,我国在海外的大规模建设,“以发展经济换取资源”的努力,很难持久。
2018年8月份,新上台的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,宣布取消中国三个巨大项目,涉及资金1000多亿美元;“巴铁”巴基斯坦,2017年已取消中国援建的一个140亿美元的水坝项目;我国大力扶植的委内瑞拉,虽然油价已经从不到30美元涨到现在的70美元左右,但是委国经济一直没有好转,委国总统经常跑到我国借钱。一旦发生政府更迭,取消项目还是温和手段,如果对几百上千亿美元的债务来个不认账,真不知道找谁说理去。
因此老邓的看法是:对于这些资源国家,或者战略位置关键的国家,可以适当援助,但主要还是要就事论事,以民间交流为主,不需要以什么宏大叙事为背景。生意就是生意。这样长期来看,虽然一开始未必能获得对方国家民众的巨大善意,但更不可能有之后积累起来的长期不满甚至敌意,也能消解西方国家的嫉妒和提防。而且,我国人口正在日益老龄化,也没有足够多的中青年人口,通过几家巨大的国企,在国家层面派出去。
二、大力发展华北平原的水利工程,是百年大计,千年大计我前文说过,城市化是大势所趋,但是解决农村人口向城市流动的方法,不能靠堵,而是靠疏导,靠农村本身提供吸引力,把相当一部分人口留在农村,以减低城市化的巨大压力,也为我国的粮食安全提供长久保证。
怎样增加农村的吸引力?实际上现在农村有很多事情可干,尤其是华北平原,一定要恢复唐宋时期的大量湖泊和湿地。
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,在我国古代,华北平原的湖泊、湿地密布,只是到明清时期以后,随着农业的发展和人口的增加,大湖变小湖,沼泽变平地,现在的华北平原甚至经常干旱!
比如,我们在中学学过《西门豹治邺》,说邺城附近有一条凶猛的漳河。当时的漳河水势很大,这才养得起千年古城邺城,加上当时的黄河也从河北一带入海,华北平原的水资源相当丰富。曹操还把邺城作为“魏”的首府。但是后来邺城逐渐消失,现在的遗址范围包括河北省临漳县西、河南安阳市北郊一带。
看看现在的临漳县西、安阳市北,除了两三个不大不小的水库,有什么河流和更多湖泊?流过临漳县的那条弯弯曲曲的河流,就是古代汹涌的漳河。现在的漳河汇入海河,规模早已不能和当年相比,也就发大水的时候还显得有些气势。
哪怕在宋代,华北平原仍有很多湖泊和沼泽。当时的这些湖沼,在抵御北方辽国入侵方面曾发挥重要作用。比如,“塘泺”是北宋的一种人造军事防御工事,是一些沟渠、河流、沼泽、水田等组合而成的水网的总称,由宋太宗时期的河北沧州的地方长官何承矩提出。建成的“塘泺”类似于下图。
再比如,离北京、天津大约200公里的白洋淀,也就是雄安所在地,在古代是烟波浩渺。但是到了明朝弘治年间(公元1488年),大部分已经已淤为平地,形成“九河入淀”之势。就是到现在,无数浅湖连接起来,白洋淀看起来还颇有气势,不知道的历史的,觉得它还是个大湖,但和唐宋时期已经完全无法相比。
如果大家对华北过去的地理还缺乏理解,再看看过去的黄河故道,想象一下,过去的华北平原有多少个湖泊湿地吧:
请注意,上图中有邺城 —- 那个古代非常繁荣的城市。但是当黄河不再流经河北,当漳河大幅减少流量,当禹河也消失之后,邺城也就没落了。
所以,如果我们在华北平原(包括山东、河南一部分)恢复几千个湖泊和湿地,退耕还湖,恢复大约两万平方公里的湖泊和湿地面积,并加深一些湖泊的水深,这是多大的工程?足够华北农村干好多年!
可能有人会说:这有什么好处?
好处?大了去了!
如果华北平原完全恢复湿润,看似损失了两万平方公里的耕地,但是山西、陕西、内蒙一部、宁夏、甘肃东部,都将大幅增加降水,增加几万平方公里的耕地,大幅增加粮食产量。有了足够的降雨,黄土高原将有能力恢复郁郁葱葱,黄河,不仅水流量会恢复过去,而且完全有可能不再是“黄”河。
所以,邓元杰的建议是:
在河北、山东、河南、辽宁一带,大规模修建和恢复古代的湖泊、湿地、沼泽大约3~5万平方公里。改好之后再继续向西,大幅增加山西、陕西、内蒙一部、乃至宁夏、甘肃东部的湖泊湿地。这是一项极为浩大的工程,不仅旷日持久,足以长期留住相当一部分农村人口,缩小城乡差距,提高粮食安全,而且对彻底改善我国中西部的干旱环境,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。
只要改好,河西走廊将恢复汉唐时的郁郁葱葱!新疆,也将明显增加降雨!
这,才是百年大计,千年大计啊!
不知道大家去西北玩过没有,从甘肃中部开始,西边都相当干旱。但是我们不是都学过王之涣的“春风不度玉门关”,或者王维的“西出阳关无故人”吗?阳关和玉门都在敦煌,可谓相当靠西。在汉唐时期这些地方都是郁郁葱葱,是汉唐驻军所在。但是现在都是一片极为干旱的土丘。而长期靠开采地下水维持的敦煌,根本不敢大力吸引移民。敦煌的现状,也是我国西部城市的普遍情况。
如果敦煌能靠地表水和降雨就能维持,我国新疆的气候也将大为改善。那时,我不敢说塔克拉玛干沙漠会缩小多少,但是1950年以后彻底干涸的罗布泊,将有望重新恢复百里湖面。
新疆罗布泊的楼兰古城,距今大约1700年
设想一下,如果我国从黄土高原往西一两千里,重新恢复汉唐时期的郁郁葱葱,千里沃野,水草丰美,将是多么令人神往!
但是为什么自明清以来,我国中西部越来越干旱呢?就是因为华北平原的湖泊沼泽大规模消失了。
写到这里,我必须再告诉大家一个事实,就是人类侵蚀和消灭湖泊的速度之快,令人发指。为了获得土地,人们会不断侵蚀湖泊和湿地,逐渐开始种庄稼,最后导致原来的湖泊和湿地完全消失!
苏州就是这样。苏州市区东边有个金鸡湖,2000年开始大规模推土填湖,建湖景设施,侵蚀了不少湖面,还在湖里面堆了一道土堤,号称“李公堤”,冒充清朝的古董。金鸡湖缩小了多少?具体数字我不知道,但是东西南北一起施工,减少15%的面积绝对不离谱。请看下图,湖边周围的绿地和建筑,基本上都是2000年以后大规模推土,在原来湖面上建的。这是我亲眼所见,绝无虚言。经过十几年建设,金鸡湖环境是漂亮了,但是湖面却小了很多。
等再过个几十年或一两百年,后人觉得现在的湖景破破烂烂,会不会继续侵蚀湖面,建立新的景区?这样没完没了,大湖变小湖,小湖变湿地,湿地变土地,一个湖就彻底没了。然后,整个地区的蓄水量大幅降低,稍微来场大雨可能就是水灾。
不要觉得我危言耸听,也不要以为苏州和长三角的湖多,侵蚀几个也无所谓。我国古代华北平原上的农民,过去几千年也是这么想的,终于把成千上万个湖泊湿地搞没了,把靠海的华北平原,搞得经常干旱。华北平原忍忍一度的干旱也就算了,但这让西边的山西、陕西更干旱,让我国西部更干旱!
如果各位生活在陕西以西(也包括陕西的很多地方),或者去西北旅游过,就会见到大片荒凉的黄土地,因为降雨量少而无法种树、种粮,甚至不长草。就算是黄河流过的兰州,城市不远处都有大量荒芜的土地。如果降雨量哪怕稍微多一些,这些土地至少都应该长草。可惜,草都很少,放牧根本没有可能,所以就那么荒着。
因为降雨量少,所以土地荒芜,没人种地,放牧也不经济,所以地广人稀。虽然在我国古代,西北也是地广人稀的,但生存环境远没有现在这么恶劣!
如果我国在河北、山东、河南、辽宁、北京、天津一带,重新开拓五万平方公里的湖泊湿地,继而在山西、陕西、内蒙、宁夏、甘肃,再开拓大约二万平方公里的湖泊湿地,不仅北方的气候将得到大幅湿润,而且因此而新增的林地、耕地、草原的面积,绝对不会少于十几万平方公里。
随着我国整个甘肃以东的逐渐湿润,以及生产力的提升,我们甚至可以建立上千公里的巨大输水管道,从山陕、河北西部一带开始,每年把几千万吨乃至几亿吨水,运往河西走廊和内蒙古,再运往新疆。这样,完全可以逐渐恢复汉唐时期的气候。等新疆东部逐渐湿润以后,下一步就是新疆西部。那时我国整个西北,不敢说沙漠和戈壁完全消失,但是增加至少七八十万平方公里的林地、耕地和“风吹草低见牛羊”的草原,是完全没问题的。
这是一个庞大的计划,要分很多步。第一步,当然是在河北、辽宁、山东沿海地区,恢复大量的湖泊湿地,然后一步步往西、向北、向南,逐渐扩展开。
这,难道不是几百年的大计吗?
这难道不会把相当一部分农村人口、西北人口,留在农村和西北吗?
这难道不会缩小一些城乡差距吗?
这难道不会消化我国的过剩产能吗?
这是多么浩大而持久的工程!
当然,也需要国家政策的长期支持和补贴。但是,这种振兴农村和西北的措施,必然会让绝大多数地区可以自己养活自己。例如,如果气候湿润,湖泊遍地,华北农村以后会不会和江浙农村一样?那时,国家还需要广泛而持久的补贴吗?因此,国家对这种建设的支持和补贴,是一轮轮向西的,可以轮动。虽然持久,但每个时间段的投资并不是特别大,完全可以靠一二线城市、沿海经济来补贴。实在不行,印点钱也无所谓,反正走其他的经济发展之路也一直在印钱。
如果我们这么做,何必严控一二线城市的房地产?让相当一部分人口留在农村和西北,让相当一部分人口继续向大城市集中吧。
如果我国把主要精力用于这种内部建设,在我国海疆一带,当然就会减少一些措施。那么我国众多的沿海国家,以及其他大国,是否会把我们视为主要威胁呢?恐怕不一定了吧。
这就逐渐过渡到了第3个问题:中国是不是已经大到了“就算自己韬光养晦,别人也会上门找麻烦”的程度?
这是一个关键问题。但本文已经很长,本系列的下一篇再说。

热门推荐
Copyright © 2016-2018 威海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版权所有 网站邮箱:yuwenaa@126.com